两个连干部用六发炮弹,打了一仗,被记入了史册!

王东保少将为解放军39军军长,赵章成少将为炮兵副司令员。一般人很难把两人联系起来。

其实,两个人大有渊源——曾是一对黄金搭档。

他们为黄金搭档——在红2师迫击炮连时——赵章成为连长,王东保为连指导员。两人在连队工作中一军一政珠联璧合,带的迫击炮连是全师的先进连。有趣的是,两人在实战操作中,一个是炮手,一个是弹药手,也是珠联璧合,天下无敌。

两人最为经典的一战,是强渡乌江。

那是1935年元旦,红军要在江界渡口渡过乌江。但江对岸有贵州敌王家烈两个团阻拦;红军背后是追敌薛岳、吴奇伟纵队。蒋介石的命令是:

“在乌江南岸聚歼红军。”

红军必须快速抢渡乌江,才能不当石达开,不被围歼。

夺取乌江对岸阵地的战斗打响后,红2师4团2、3连突击队乘竹筏闯过激流,先后登上对岸,占领敌主阵地。可是,敌人立即以两个营反扑。众寡悬殊,红军突击队步步后退,被压到了江边。

这马上急坏了红2师师长陈光。他一面派部队乘坐竹筏增援,一面叫迫击炮连上阵。赵章成、王东保赶到后,陈光劈面问道:

“你们还有几发炮弹?”

“6发。”赵章成说。

“看到了没有——敌人正成四路,用密集队形压向滩头。”陈光说,“马上用迫击炮把敌人打回去!打不回去,拿脑袋见我!”

陈光的命令很严厉。

可迫击炮连只有可怜的6发炮弹,能把敌人打回去吗?赵章成、王东保两人不敢怠慢,立即跑去炮连准备射击。路上,王东保担心地说:“这可是死命令啊!老赵,打不下来,我们两个拿头去!”

赵章成说:“不要紧,炮弹的底火、药包、引信都是好的。你去动员吧,我马上就准备好。”

这6发炮弹,是全中央红军的金疙瘩,还是两年前打漳州时从军阀张贞手里缴到的。两年来,转战万里,打了数以百计的大小战斗,它们由专人挑着,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。

迫击炮连只有3门八二迫击炮,2门完整无缺,1门没有炮盘——在湘江战役中失落了。排长周承重把仅有6发炮弹搬到了阵地。赵章成当炮手,王东保为弹药手。赵章成用左胳膊托着炮管,右手从王东保手里接过炮弹,目测目标距离。目测员喊道:

“正前方,房子左边!”

赵章成一脚在前,一脚在后,把炮弹送进炮口。炮弹下滑,炮管里发出沙沙声,“轰”,一个黑点从炮口钻出,由快而慢,成抛物线向对岸飞去,在敌冲锋队伍的尾部爆炸,腾起了一团黑烟。

敌人没受影响,还是照样冲。

有人急了:“连长,炮弹很少,这怎么行?”

赵章成说:“不要紧!头一发是试射,试射后修正角度就好了。”

他比量了一下,动了动炮管,从王东保手中接过第二发炮弹,把它送进炮膛,“轰——”这发炮弹不偏不倚,在敌群正中开花。

接下去,在王东保的配合下,赵章成一口气连射3发,头一发钻向高空,第二发冲出炮口,第三发滑进炮膛,3发炮弹围着第二发炮弹的弹着点,像3个梅花瓣似的,“轰轰轰”,升起3团爆烟,敌人倒下去一大片。

王家烈的“双枪兵”哪见过这种阵势,没等炮弹的硝烟升空,立即向后逃命,互相拥挤争路,有的活活从悬崖上掉到江里去了。

赵章成和王东保一共打出5发炮弹,立即收炮。

然后,两人到师指挥所交差。王东保说:“还剩1发炮弹。没有炮弹了。”

陈光高兴地说:“你们打得很好!把敌人打跑了,我们占领对岸,马上就可以到遵义城去了。”

由于炮兵支援,红4团占领对岸后追击着逃敌,一直进入到遵义城。

红军强渡乌江天险成功,改变了被围歼的命运,乌江之战也写入了中国革命的历史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