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高院呼吁:推动知识产权领域诉讼诚信体系建设

“年均88.46%的增幅是针对所有涉电商平台知产案件。”浙江高院知识产权庭负责人表示:浙江法院2014年至2018年分别审结445件、1159件、2074件、3440件、5613件,年均增幅为88.46%。 涉电商平台知识产权案件之所以增速如此迅猛有多方面原因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浙江法院成立了全国首家互联网法院,当事人愿意选择在浙江提起诉讼。 “比如浙江省法院受理的很多案件权利人和直接侵权人都是外省的,但是选择了以电商平台所在地为管辖连接点提起诉讼。” 据记者了解,这是民事诉讼中常见的“拉管辖”。相似的情况,京东公司住所地为北京,其绝大多数案件在北京的法院审理;拼多多住所地为上海,其绝大多数案件在上海的法院审理。据今年3月1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发布的涉网络消费权益保护案件审理情况统计,京东涉案数量高居第一,远超出其他电商平台,也是因为管辖地造成的。 恶意投诉增多 浙江高院呼吁:推动知识产权领域诉讼诚信体系建设 《报告》提到,根据被调研平台反馈的数据,错误通知和恶意通知的比例仍令人担忧。 例如,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在2017 年公布的数据中称,恶意投诉总量已占到其知识产权投诉总量的24%。 从近几年浙江法院受理的与恶意通知相关的纠纷来看,恶意通知确实不容忽视。 例如,在余杭法院审理的拜耳公司诉李某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中,李某将拜耳公司享有在先权利的标识注册为商标,并向121个销售拜耳正品的淘宝商家发起投诉共计249次,此外,李某共囤积商标113个,向淘宝平台共计投诉2605次,李某的QQ自动回复中公然标注“付费撤诉,五万起”。 “恶意投诉不仅严重扰乱他人经营活动,而且破坏了平台内的正常经营秩序,同时也是对司法资源的极大浪费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大量恶意通知情形并未进入诉讼,恶意投诉现象如不加以规制,只会愈演愈烈。 “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举措一方面需要在更高层次、更高质量、更高水平上激励和保护创新,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;另一方面也要加大侵权及恶意诉讼的惩戒力度,推动知识产权领域诉讼诚信体系建设,不断提高知识产权审判的司法公信力。”(岚焉) 【编辑:黄钰涵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