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肃无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新增出院4例

3月24日电 据甘肃卫健委网站消息,3月22日20时至3月23日20时,伊朗包机来甘311人中,共计确诊37例,新增治愈出院4例,累计治愈出院29例,现有8例在省级定点医院隔离治疗。 3月22日20时至3月23日20时,其他航班回国来甘人员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累计确诊8例,其中5例在临夏州定点医院住院隔离治疗,3例在省级定点医院住院隔离治疗。现有重型病例1例。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278人,已解除医学观察22人,其余256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 甘肃累计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5例。 3月22日20时至3月23日20时,甘肃本地无新增新冠肺炎确诊和疑似病例。截止目前,甘肃本地已连续35天无新增病例。 【编辑:郭泽华】

疫情下的NBA难言重启

疫情下的NBA难言重启 北京时间3月23日,爵士中锋戈贝尔通过社交网络,公布了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:“过去4天,我没有闻到过任何味道,我失去了我的嗅觉和味觉,有人之前遇到过一样的情况吗?” 12天前,戈贝尔成为NBA第一个被确诊新冠肺炎的球员,随即,NBA联盟暂停了所有比赛,并宣布联盟至少停摆30天。“我们并不排除取消本赛季所有比赛的可能。即使我们停摆一个月甚至6个星期,我们仍将努力重启这个赛季。这可能意味着总决赛会安排在7月或者更晚的时候。不过在我看来,现在讨论取消赛季还为时过早。”NBA联盟总裁肖华这样说。 NBA确实想重启联赛,或者说,让外界认为,NBA是可以重启的。当地时间3月19日,NBA总裁肖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联盟正考虑在停赛期间举办一场由一部分球员参加的慈善赛,为对抗疫情和为慈善组织捐款。“这场比赛将由一小部分球员参加,但前提是这些球员都已经接受过新冠病毒的检测,而且是确保健康的情况下才能参加。”但是,这种有点“异想天开”的行为,遭到了几乎所有球员的抵制。 NBA之所以想办慈善赛,无疑是想给外界,特别是各球队老板、赞助商们传递这样一个信号:你们的利益会得到最大程度的保障。 众所周知,NBA是一个商业联盟,停赛就意味着损失掉大把大把的真金白银。在NBA宣布停摆时,常规赛还剩256场比赛,如果以上赛季场均158万美元的门票收入计算,仅门票收入损失就超过4亿美元,如果算上赞助商、电视转播等其他方面的收益,综合损失可能要超过10亿美元。 这是NBA联盟不想看到的。 “我们确信,当条件允许时,我们会重启赛季。”肖华说。 但目前,美国疫情发展迅猛,而且公众的防范意识堪忧。一位常年采访NBA的驻美记者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:“邻居昨天一整天都在开PARTY,来来往往很多车辆,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,完全做不到社交隔离,想想都觉得可怕。” 刚刚回到中国的CBA外援杰特,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觉得,美国应该学学中国,“中国花了很长时间抗击病毒,有的要隔离,有的要封城,你要想想中国人可是在家隔离了大概一个月,或许还更长。美国人和全世界的人都得看看中国是怎样抗疫的,现在我们真的需要待在家里。” 截至北京时间3月23日11时,美国已经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达到33287例,较上一日增加6540例,照这样发展下去,NBA重启的可能性越来越小。 进,疫情难料;退,损失巨大。NBA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。不仅如此,所有NBA球员接受新冠肺炎核酸检测,也受到了普遍的质疑。美国公众认为,职业球员作为高收入群体,接受核酸检测有违公平原则。 “考虑到NBA球员与公众进行过密切接触,以及他们频繁的飞行,可能会加速病毒的传播,这令公共卫生当局和队医们很担心。希望通过球员公开检测结果,以引起人们的重视,更好地保护他人,尤其是那些有潜在健康问题的人,特别是老年人。年轻人需要遵守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建议。”NBA在相关声明里这样表示。但显然,这无法平息舆论和公众的不满,NBA的危机可能并不仅停留在赛季能否继续这个层面上。 本报北京3月23日电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杨屾 来源:中国青年报 【编辑:郭泽华】

背着20公斤药桶一次消杀3小时 战疫60天她瘦了13公斤

长江日报讯(记者关晓锋 通讯员高萍芳 刘颖栗)“厕所消毒是病区消杀的重中之重,”3月23日,身穿白色防护服戴着护目眼罩的杨琦微蹲背起药桶,打开电动开关,沿着洗手间的水龙头、门把手、墙挂钩,再朝地面、墙面、房顶,一路无死角喷雾消杀。 28岁的杨琦是武汉市九医院院感科负责人。作为青山区唯一一家公立二甲医院,市九医院很早就被确定为全市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定点医院。杨琦临危受命,加班加点制定了《防控应急预案》和发热门诊、放射科、确诊病区等部位的《消毒隔离制度》,随着疫情形势的发展,还制定和优化了《医务人员穿脱防护用品》《确诊患者转运》等相关环节的流程图。 不管你是在清洁区还是缓冲区,不管你是在休息室还是配液室,任何时候都要记得随时关门,杜绝新冠病毒随着气溶胶流动;每一个黄色的医废垃圾袋都要束口、扎紧、消毒,再套一层黄色的垃圾袋,并写上“新冠”两个字。“不要嫌我嘀哆啊,对不起今天又要嚼几句,”杨琦每天都要穿上防护服跑进病区,对不规范的操作开出督导单,限时整改,并提交具体的整改措施。 医院还组成了消杀组,每天背桶爬楼,对院区外环境、门诊部一到五楼以及住院部一至十楼的所有电梯、走廊开展喷雾消毒。“药桶加满后,有20多公斤重,”杨琦说,穿着防护服本来就闷,加上爬楼,“每天就像蒸桑拿,早晚各一次,每一次至少需要3小时”。 “接到指挥部命令,市九医院新冠肺炎患者全部转出,对所有病区开展全面消毒,确保清洁后收治普通患者。”杨琦和同事们按终末消毒的操作规范,对清空病人的楼层逐一开展四轮消杀。 长江日报记者在现场看到,四轮消杀分楼层逐步进行。第一轮,是清理病房物品,装进医疗垃圾袋,束口消毒再关门闭窗,用紫外灯照射空气,全屋消毒。第二轮,使用“床单位臭氧消毒机”把病床罩起来消毒,用酒精擦拭喷洒护士站的电脑等仪器,再盖起来。对每个病房的衣柜、床头柜、床扶手进行全部擦抹消毒,使用整瓶84消毒剂原液浸泡马桶,闷半个小时再冲洗。使用2000毫克含氯消毒液喷洒病区的地面、墙面、扶手。第三轮,使用电动喷雾壶,注入过氧化氢消毒液,对每个房间进行喷雾消毒,再关门闭窗闷2个小时。第四轮,全面检查消毒效果,确认完全达到零病毒,交付一个完全干净清洁的院区。 四轮消毒过后,市九医院住院部大楼的地胶几乎翻白,“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。”卸下药桶的瞬间,杨琦忽然发现,自己上下楼竟然非常轻盈,到体检秤一站,竟然只有55公斤,而去年12月初,她的体检称重是68公斤。 【编辑:陈海峰】